极寒圈冻死骨

我有一瓢酒,醉死极寒圈。

【翔周】红日(上)

太太你太棒了,大哭。小幸运真的是看他们从男孩长大再到成熟。他们太好了,暴风哭泣。

游千:

就那个修文修出来的小幸运番外!


我能写完下吗,能写完吗,能吗,我不知道!!!


bgm红日


  


孙翔挽着袖子坐在矮凳子上敲核桃,他敲核桃动作太利落了,直白了说就是用力大,搁料理台上作业总担心一不留神把理石板敲碎了或者把拉丝钢板敲出凹陷,所以总是直接扔地板上砸,手机扔在脚边放着歌,孙翔可以一边哼哼一边跟着节奏拍核桃,远远看过去,很大的一只坐着特别矮的凳子,腿蜷着难受,只好直愣愣伸出去,能直接蹬到墙根,画面透出一股子委委屈屈的反差萌。


周泽楷的朋友圈里装满了这种画风的孙翔,其实周泽楷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以前的朋友圈啥都没有一片空白,想他也不像个会分神经营朋友圈的人,但工作后两个月,周泽楷突然爱好上了在朋友圈里刷孙翔的照片,别人只当周泽楷性情变了,只有那么几个亲近的知道真相,无非是周泽楷身边一些想约他的人实在太烦,周泽楷烦得慌,又不好直接驳人家面子,只好用这种方式表示一下自己已经有主了。


孙翔知道后特别配合,大义凛然对着周泽楷的手机镜头一挥手:“来,拍,随便拍!秀不死他们算我输!”最后也不知道周泽楷的同事们死没死,反正方锐唐昊他们是被硬生生练成了刀枪不入铜墙铁壁。


孙翔敲了快半袋子核桃的时候周泽楷过来厨房转了一圈,手里拿着小饼干准备投喂孙翔。孙翔听见他脚步声了,周泽楷刚走到门口,孙翔就很自觉地转头摆了个带感的pose等周泽楷拍自己。


周泽楷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眼睛都笑弯了:“今天放过他们。”


“哦。”孙翔低头继续敲核桃。


周泽楷蹲到他旁边,把小饼干塞到他嘴里。孙翔垂着眼睛,叼了饼干还不罢休,还想咬周泽楷的手指,周泽楷看他那姿势就知道他的意图,手飞快一抽,孙翔不满地啃到了一团空气。


孙翔“啧”了一声,放下东西就要去收拾周泽楷,手刚伸了一半,脚边的手机突然开始震。


孙翔低头瞅瞅,屏幕上正疯狂地刷新着微信的推送条。


孙翔拿起手机凑近了看看,是唐昊发来的消息,五六条全是“卧槽”,而且还有新的“卧槽”不断进来,手机一声接一声震得停不下来。


孙翔心说唐昊这是受什么刺激了,手机是被猫主子踩了还是怎么。


孙翔根本没多想,滑开推送时完全没搞心理建设,这导致他在看清唐昊那一串“卧槽”后面跟着的那张照片时,惊得直接从矮凳子上跳了起来。


“卧槽!!!!”孙翔骂了一句。


他起得太急,身高又高,一头撞上了碗柜拉开的柜门尖角,当即捂着头顶哼哼唧唧弯下腰。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周泽楷来不及反应,后知后觉伸手扶了孙翔一下,担心地问:“怎么了?”


孙翔满眼震惊,他用力揉着头,低头看了看蹲在自己脚边的周泽楷,难以置信道:“江珊,结婚了。”


 


毕业后的前两年大家还是能在假期里聚一聚的,但时间再长,关系就慢慢远了,各自有各自的安排,天南海北天涯四方,你有空了我没空,人多的大聚会太难组织,所以很多关系不那么密切的老同学就此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孙翔和江珊也差不多是那个时候没有联系的,但电话存着,好友加着,要想打招呼也很容易,不过生活环境不一样了,共同话题太难找,而且男女生之间本就多一层墙,谁会想要闲着没事就去打扰别人生活呢。


算一算,没见面没联系已经五六年了。


唐昊发的图是江珊早晨发在朋友圈里的照片,是在民政局里拍的,手里端着结婚证,身边的男人挺高挺帅,笑起来时眼中带着八分宠溺。


孙翔震惊过后赶紧跑进朋友圈里给江珊的那张照片点了个赞。


唐昊那边还在刷孙翔的屏。


唐昊:吓死我了,我刚刚突然看到,差点把手机摔了


唐昊:我跟她不熟,之前完全没听到过消息


唐昊:她跟你提过吗?


孙翔给唐昊发语音:“我们也很久没联系了好吗!冷不丁的,他妈吓我一跳。”


 


江珊这事成了孙翔和唐昊他们周末小聚的绝佳理由。


孙翔和唐昊他们虽然是都在一个城市,但家离得远了,工作日都忙,周末又怠惰,躺在沙发上玩玩游戏就过去了。远离了学生时代的闲散,要是不找个理由,还真是想不起来凑到一起聚一聚。这一年里,他们几个聚会的次数孙翔一只手就能数过来:一次是孙翔抽中了涮羊肉八人餐团购券,他跟周泽楷俩人去吃肯定是浪费,所以把唐昊他们也叫上了;还有一次是邹远从国外回来了,一下飞机就拖了个讨论组主动联系了他们几个出来吃饭;还有两三次孙翔也记不清具体理由了,大概是公司又发多了电影票或者购物卡,反正东西一多出来,就想起兄弟们了。


这次约饭恰好赶上周泽楷出差,孙翔难得孤身一人跑去见唐昊他们。


刘小别揶揄:“我现在可是刀枪不入随便你们秀,狗眼都被闪变异了,本来想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修炼成果的,你们怎么不给我这个机会啊。”


孙翔嗤笑一声,毫不客气白了刘小别一眼。


他们约在高中附近,因为当时上学把附近地方全玩遍了,摸透了这地界的套路,都知道哪里有吃的有玩的。老同学约出来,必定还是首选大家都熟悉的地方,会感觉亲切。这家店他们来的次数太多,孙翔都能背下他们每次必点的菜名,菜单都不用翻。


唐昊把四个杯子推到一起倒酒:“周泽楷不在诶,没人替你喝酒了。”


孙翔顿了顿,别扭道:“干嘛啊,想灌我啊。”


“机不可失啊。”邹远把最满的一杯放到孙翔面前。


“啤酒翔哥我还能喝醉?笑话。”孙翔没挣扎,低头喝掉一口啤酒沫沫。


刘小别跟他分享八卦:“江珊跟她男朋友认识了好像才半年,这就结婚了。”


“这么草率?”孙翔惊讶。


刘小别:“还好吧,那些在一起时间长的才不容易结婚。”


孙翔想都没想就反驳:“谁说的,我就……”突然卡了壳。


刘小别笑他:“对对对,要是你和周泽楷真的能结婚,那肯定早去领证了。”


孙翔翻了个白眼闷闷喝酒。


他完全没有想过结婚的事好吗,他觉得这事儿离自己特别遥远,虽然是长大了,但自己跟结婚完全没有关系。最主要的是,他和周泽楷根本不可能法律意义上的结婚,这个仪式感强烈的行为根本就不在孙翔的未来规划里,而且不光内部无动力,外界也没压力,他们早就把家长摆平了,逢年过节连个催的人都没,孙翔就更意识不到了,所以江珊结婚这消息才能带给他这么大的震惊。


孙翔终于真切感觉到自己以及自己身边的一切都是被硬推着向前走的,很多人到了什么样的年龄就要做什么样的事。他们也确确实实进入可以成家的年龄段,顶多再过三五年,他们再搞聚会,一个四人桌可能就要装不下了,说不定都要单开包间,一群人里只有孙翔格格不入,十年前什么样子,十年后还是什么样子,十年前身边站着的是谁,十年后就还是谁。


邹远看他半天不说话,以为他在意这事,赶紧跟他碰碰杯子安慰他:“别想太多啊?你和周泽楷根本不需要婚姻巩固,那都是形式。”


“我知道啊。”孙翔挑眉。他装作不在意,但心里肯定是有些在意的。


有些东西没人提到的时候,从来不会向往也不会想要,但当有一天突然被旁人点醒,那种突如其来的渴望是不讲道理的。他当然知道自己和周泽楷是会永远在一起,感情坚固不需要任何证明,就算世界上没人认识他们,没人为他们的过去现在未来做见证,他们也是不介意的,也仍旧是会相互喜欢的。


孙翔丝毫不怀疑这些,但大脑被刺激到,总要幻想出一些具象的、现实中无法实现的画面才肯罢休,以前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的九块钱民政局小红本在这个瞬间突然就成了孙翔心里最重最沉的向往。


孙翔撇撇嘴,闷着喝酒不吭声了。


孙翔一多想点什么,就容易沉默,特别容易被看透。剩下三个人相互瞅瞅,无从下手。


唐昊犹豫道:“不是有句话吗,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刘小别嘴快:“然后没有婚姻的爱情埋都没地儿埋是吗。”


唐昊:“他妈的就你话多!”


 


幸好孙翔不是个爱钻牛角尖的人,沮丧了没两分钟,两杯酒下去,话题打开之后,立刻沉迷于抖搂唐昊早年的糗事无法自拔。等他们聊完了闹完了已经很晚了,结账出门又一起在门口抽了一会烟,然后就挥挥手各回各家了。


孙翔到家时家里的灯是亮着的,周泽楷躺在沙发上睡觉,但睡得很浅,听到开门动静就醒过来了。孙翔没想到周泽楷已经回来了,傻站在门口没动弹。


孙翔一看就是喝多了,周泽楷跑过来架着他胳膊把人直接扶进卧室里,想转身出去给他倒水,却被一把拽住手腕。


周泽楷叹了一小口气,也不挣扎,顺着孙翔的意思坐到床边。


反正孙翔一喝醉了就不讲道理,跟他逆着来是没意义的,不如事事都顺着他来得省事。


孙翔揪着周泽楷的衣摆,突然说:“我想结婚。”声音有点委屈。


周泽楷被他的语出惊人吓了一跳,后背登时一层汗,跟着上来的是难以理解的愤怒。


他紧盯着孙翔的眼睛看了好一会,才突然明白孙翔的意思。


“……”周泽楷赶紧摸摸心口。


真他妈的是要被孙翔吓死。还以为是江珊的事把孙翔刺激到了,把他埋没了十多年的直男魂又唤醒了呢,要不是看孙翔的表情和眼神都没有破绽,周泽楷就真的以为孙翔是酒后真言,差点把持不住就要一拳头抡孙翔脸上了。


周泽楷用力揉了揉眼睛,好不容易平静下去。


孙翔看他没反应,硬撑着坐起来,一把抱住他,歪头枕着他的肩膀,模模糊糊地说:“我真的想结婚。”


周泽楷只能生涩地安慰:“结婚有什么好的。”


孙翔说:“不知道。”


周泽楷:“……”


孙翔想了想:“我知道了。”


周泽楷等他下文。


孙翔认真地说:“你最好。”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周泽楷想抽他两巴掌,但孙翔没给周泽楷这个机会,手一松往后一躺,翻到床另一边去趴着不动了。孙翔哼哼了一会,周泽楷根据他哼出来的声调判断他是想说“我渴”,于是出去给他倒了杯水回来放到桌子上,然后抱着枕头去隔壁卧室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醒来孙翔果然不记得昨晚的事儿了,孙翔起得早,等周泽楷揉着眼睛往洗手间走的时候,孙翔已经湿漉漉地洗漱完毕从洗手间里出来, 见周泽楷过来了,他转身又跟在周泽楷身后钻回了洗手间。


“你昨晚怎么去另一个屋睡了?”


“……”周泽楷低头挤牙膏刷牙,腾不出嘴回答孙翔。


周泽楷不说话,孙翔站在他身后,叉着腰胡乱猜:“我抢你被子了?半夜踢你了?还是硬拉着你聊天了?”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孙翔理解不能,想继续问,周泽楷伸手打断他,弯腰吐牙膏沫又漱漱口,解释说:“你会抢我的被子,我会抢回来,然后你会感冒。”


“……”孙翔眨眨眼睛没再吭声。


周泽楷又弯腰洗脸,他没穿上衣,光裸的后背弓出个弧线,孙翔伸手摸了摸,从后背中间顺着脊椎往下摸到腰窝,扯了扯周泽楷的裤子。周泽楷毫无反应,专心洗脸,水龙头开着,水声哗啦啦直响。


孙翔盯着周泽楷的腰吐了吐舌头,又鼓着脸无声哼了一段歌,跟着节奏一边点头一边晃,这么自己跟自己嗨了一会儿,然后两手扶住周泽楷腰的两侧把人固定住。孙翔挪了两步贴上去,不轻不重撞了一下,撞得周泽楷往前蹭了蹭。


周泽楷额头差点怼到水龙头上,没忍住噗的笑出了声。


孙翔这么干撞了他好几下,见他也不反击,觉得没意思,自顾自玩够了猥琐小游戏,转身准备出去找吃的了。


周泽楷的手赶紧往身后一伸揪住了孙翔的衣摆。


“干嘛啊,洗脸还要我陪啊。”孙翔只能把头转回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周泽楷推着肩膀给按到洗手间的门上,接着是一个湿漉漉的清新的吻。


孙翔立刻抓住周泽楷两个手的手腕好像是怕他跑了,然后一边亲他一边把他往客厅沙发那边推,周泽楷倒着走了几步,仰头强制取消这个吻,解释说:“我只是想亲一下。”


“那我申请再亲一下。”


孙翔的动作根本没有半点迟疑,他把周泽楷挤到沙发缝里,用膝盖把周泽楷的腿顶开。沙发上空间太小,两人憋屈地亲亲摸摸了一会,兴致刚刚起来,孙翔搂着周泽楷的腰想把他往外拽一拽,没想到一个用力过大,两人直接抱着滚了一圈滚到地板上,还是周泽楷在底下,被孙翔压得差点吐血。


气氛顿时没了,孙翔赶紧撑起身子爬起来,一只手捂着脸,坐在周泽楷的腰上笑了好半天。


“算了,不搞了。”孙翔笑够了,站起身把周泽楷也拉起来。


周泽楷还裸着上半身,转身回卧室去找衣服和裤子,孙翔准备去厨房搞吃的,又想起什么,转头对卧室那边喊:“我下午要去加个班!”


周泽楷正利落地往身上套T恤,听到孙翔这么一句,动作顿了顿,他慢慢把衣服领子往下扯,探出头,再把衣摆拽下去。


“哦。”两分钟后周泽楷收拾好了也钻进厨房里,才回了孙翔这么一个字。


孙翔正哼着歌煎蛋,听声回头看看周泽楷:“怎么了你,下午有事?”


周泽楷立刻无辜地摇头。


孙翔把头转回去,没在意:“明天也放假啊,你要有想去的地方我们明天出去……哦,还是说你想看什么剧?是不是只有今天有票啊。”


孙翔现在总是对周泽楷很细小的情绪把握得很精确,周泽楷随便“嗯”一下,孙翔都能根据这么一个字的音调猜出周泽楷的情绪,真的猜得很准。现在周泽楷要是一直说“没事”,孙翔反而会越来越好奇,所以周泽楷干脆回他:“就是想出去转一下,下周吧。”


果然孙翔没再多问,哼着歌继续做菜。


 


孙翔吃完中午饭就出门了,周泽楷睡午觉的时候有快递来按门禁,按了好半天才把周泽楷从床上按起来,周泽楷随便套了个衣服去开门,门外快递小哥一边撕单子一边问:“是孙翔吗?”


周泽楷迷糊着点点头,伸了一只手等着快递单和笔准备签字,他还想着等会回去继续睡。


没想到快递小哥把单子递给他之后又说了一句:“快递费18块。”


“……”周泽楷眨眨眼睛,反应了两秒。


哦,合着还是个到付?


周泽楷小小叹了口气,揉揉眼睛转身去沙发上翻钱包,只翻出来一张五块纸币和三个一元硬币,周泽楷皱眉又翻了一遍,确定没有别的现金,周泽楷赶紧回头对等在门口的小哥说:“稍等。”


小哥换了个姿势站着,没吭声。


周泽楷跑进卧室里找孙翔的外套,找了半天没找到,应该是被孙翔穿出去了,周泽楷又去找自己的,只掏出来几张购物单子,一毛钱都没有。周泽楷把衣服随便扔到床上,挠着头站在卧室中央,转着眼睛看了一大圈,实在想不出还有哪里可能会放着这种十块二十块的零钱现金。


周泽楷只好又回到客厅去拿手机,问:“能线上支付吗?”


“可以的。”小哥看出他没现金了,赶忙回了一句。


周泽楷放了心,摁着手机往门口走,走到一半又停下了,事儿全赶在一起的时候那真的是什么脾气都没有,他的手机没电关机很久了。


“……”周泽楷尴尬地摸摸脖子,抬头对着快递小哥笑了笑,把黑屏的手机举给他看。


“……”快递小哥结结实实翻了个白眼。


周泽楷真是要急死了,心里还怼了孙翔一句“闲着没事为什么非要快递费到付”,他打量客厅一圈,突然注意到玄关柜子顶上的放着的小盒子,周泽楷两步走过去拿起它晃了晃,听到了喀拉喀拉的硬币声音。


小哥扯着脖子赶紧说:“哎,这不是有零钱了。”


周泽楷没说话,打开盒子看了一下,里面全是一块钱硬币,粗略估算大概二十几个。


周泽楷拿着它挣扎了几秒,最后还是把盒子扣上:“抱歉,我给手机充个电,五分钟。”


快递小哥很不解了,从没见过这么磨叽的:“那个硬币不够?”


“够。但是不能用。”周泽楷简单解释,他知道快递员没明白自己的意思,他也没打算再继续多说什么,转身直接去翻手机充电器。


可怜快递小哥只好闷闷地说:“那我先去送别的件,半个小时之后我再过来吧。”


周泽楷又回他一句“抱歉”。


周泽楷把门关上,手机插上电,拿着那个硬币盒子坐到沙发里。


他把所有硬币全都倒到桌面上,一个一个排开数了数,一共二十八个,就是他一年一个送给孙翔的那些,周泽楷撑着膝盖看了它们一会,突然心情很好,他把它们按年份排出顺序,想着自己要是从里边抽出十个拿去付快递费,孙翔发现了一定能气得拆了房子顶。


周泽楷跟一堆硬币玩了半天,玩够了又全都收回盒子里,身子一歪躺到沙发上。刚刚找现金那么一闹腾,他也睡不着了,打了两个哈欠就开始枕着胳膊发呆。


从晚饭吃什么想到最近上了什么新电影,想到下个月的公假有几天是不是可以去哪里玩一玩,又想到下周一例会应该说点什么。然后推测了一下孙翔的快递包裹里到底装了什么,他很快得到答案,应该是书,因为孙翔年底有考试,前两天刚报了名。


周泽楷没有目标瞎想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最后想到昨晚上孙翔喝多了,抱着自己说:我想结婚。




tbc


我一定能把下搞出来!!!在交印刷文件之前!!!!(仿佛立了flag

评论

热度(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