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寒圈冻死骨

我有一瓢酒,醉死极寒圈。

【周叶】小团圆(下,33)

小乐清水子: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89210&tid=3242968#Content




周泽楷关上卧室的灯,屋子里一片日头将出时的灰白,惨淡,却充满了希望,一种即将喷薄的力量,隐约在天边浮现滚动,接着一道火红的线,烧融了隔膜,光从切口涌出来,铺散开。


这种普照的感觉,仿佛时光从两人中间的隧道穿了过去,从彼时来到此时。


周泽楷躺下,把盖在叶修身上的被子从腰部拉到肩头。


叶修在被子里翻了个身,脊背对着周泽楷,他闭着眼,却没有睡着,都这个点了,再加上身体还没从过度的亢奋中缓过来,一时很难入睡。


周泽楷一条胳膊横搭在叶修腰上,叶修拍拍他的手背,“睡吧。”


整晚,他们的交流都不多,仿佛只要温习、探索彼此的身体就可以了,而身体散发出来的相吸的渴望的信号也足够说明一切,比语言还能。但到这种时候,还是需要一句话,像是做完了所有工序,末尾需要一个提纲挈领的结论。


周泽楷想说,我们从新开始吧,话到嘴边,成了问叶修,你怎么想?


叶修倦倦地说,睡都睡完了,你现在问我这个?好像他需要周泽楷负责似的。


周泽楷的手伸到他下面去了。叶修现在要是有力气,一定跳起来让周泽楷知道痛不欲生几个字怎么写。但周泽楷也没干啥,只是吓吓叶修。


天又遥遥的亮了一块,叶修的话也像是从那遥远的距离传来的。


“我想……这样安顿下来也不错。”


其实在他没有出声的这点时间里,他也想到了不少事情,像倒带一样,由近及远地播放。他想起周泽楷回上海没两天,苏沐橙来找他,有点看后续发展的意思,聊着聊着,苏沐橙来了这么一句话,说人家都是调教出个好男人给后来人享用,你是调教了个刺头出来,绕一大圈,最后还得回来扎你。他当时嘴上说着“这也关我的事?”,心里却不是一点慨叹都没有的,人生在一个节点,做了不同的选择,以后完全就是不同的路了,感情亦然。


他还记得第一晚跟周泽楷睡,那时周泽楷只有十八岁,那时他多放心,放心周泽楷,也放心自己,十几年就这么过来了。翻到现在再看,什么都是注定的,注定了他们要做冤家。债还不完,谁也走不脱。感情的事如果都当债来看,多纠缠一天,永远都有新的,永远都还不完。


比方说第二天中午,两人睡醒,回俱乐部上班,叶修走到哪都尽量站着,去训练室视察站着,开会也站着,周泽楷坐得倒很稳当,这不是周泽楷欠他的债,又是什么?

评论

热度(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