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寒圈冻死骨

我有一瓢酒,醉死极寒圈。

一个框框黑粉的自我修养

睡不到男神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注意是黑粉,所以这波我要吹一下框框,只是站在一个读者角度上说一下,纯黑请绕道。


作为一个看文比起人物更注重剧情的人,很长一段时间我是框框的纯粉。
可以说框框在龙族之前的所有文里,即使人设再清奇,剧情都无可厚非。
依然是以缥缈录来举例。我个人认为框框目前为止的写作中有两个巅峰,缥缈录是剧情的巅峰,此间的少年是人设的巅峰。
缥缈录以九州世界胤朝为背景,九州是一个极其宏大的世界,设定脱胎于中国古代但与传统意义上的古代中国有根本上的不同。按理来说如果想读懂这本小说就要先清楚背景,然而在我第一次读缥缈录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还有九州这个设定,但是从头到尾,我的阅读没有遇到读不懂的障碍。
缥缈录的优势就在于它有完善的世界观和剧情走向,它以剧情贴合世界观,以人物贴合剧情。


先说以剧情贴合世界观,拿姬野来举例。他小时候举家离开天启搬到南淮,暗示了胤朝世家内部之争、世家与世家之争、世家与皇权之争,随后遇到老鸟和羽然,引出了羽族和天驱的设定,暗示了羽族内部之争,插了一段息叔和老鸟的剧情,又表现出天驱内部意见的分歧和统一,之后邂逅男二吕归尘,吕归尘表现华族和蛮族间的PY交易,蛮族部落之争和青阳部内部争斗,然后就是息叔和苏阿姨的剧情,其实暗示了天驱内部的分歧已经长期存在。
仅仅是第二部一本书,就已经藏了很多设定和伏笔,这些设定和伏笔并非以第三人视角交代清楚的,而是随着剧情的展开一点一点浮现出来。这些暗示和伏笔或多或少都在后面的几部书里有所体现,而非用过就忘,保证了剧情的连贯性。而且这些设定在整个胤朝历史中都很连贯,比如缥缈朝这一段,前可以追溯到葵花朝风炎朝所积累下来的弊病,后可以解释野鸡为何能一统天下。
在我看来,这就是所谓用剧情贴合世界观,即时势造英雄。不是因为要写一个乱世枭雄所以设定了一个乱世的背景,而是这个乱世的背景需要英雄的出现。
虽然这些设定里依然有很奇幻的东西比如说封建王朝为什么会有商会这种超越时代的设定……


然后说人物贴合剧情,这次拿苏阿姨来举例。虽然我一直在吐槽苏瞬卿这个人设,但是如果不是这个人设的话,很多剧情都走不下去,剧情需要她是这样,所以她会是这样。
幽长吉是天驱的一个异类。他谋求政治地位以实现他的理想,但这在天驱内部不可接受,各路诸侯也不会容忍一个新兴势力出现,所以他的失败可以说是必然的,为此他遭到了来自天驱和诸侯的追杀。当他带着苍云古齿剑走投无路的时候,他选择了苏瞬卿来保护他的儿子和他的剑。
为什么是苏瞬卿?因为幽长吉需要一个人,一个完全信任他,绝对不会背叛他,不会倾向于任何势力且有自保能力的人,这个人只可能是苏瞬卿。幽长吉不认为自己做的事是错误的,所以他不会把苍云古齿剑交给天驱,也不希望别的人得到这把天驱武库的钥匙。而苏瞬卿一心只爱幽长吉,对天驱没有感情,甚至在天驱和诸侯联手逼死幽长吉之后对天驱恨之入骨,所以她不会把剑给天驱或者是诸侯,同时她是个魅,不会觊觎那把剑,她是保护剑的最好人选。
我之前曾经设想苏瞬卿的人设如果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认同幽长吉的信念才十几年如一日地帮助他会不会更好一点,但是结论是不行。如果苏瞬卿从心里认同幽长吉的理念,那么她遇到理念相似的息衍之后,就不会依然固执地不肯说出剑的下落。直到最后苏瞬卿选择离开南淮,也是因为她自己选择放下幽长吉,她自己战胜了自己,而非被息衍所打动。
所以说,在这个剧情里,苏瞬卿的人设是合理的,就算不喜欢这个人设也不能修改,如果修改了,剧情就没法走下去。剧情需要这样的一个人设,所以才有这个人设。
这样走剧情走得不突兀,过渡温和,让人觉得接下来就应该是这样的,而非很多奇幻小说里出现的为了凸现主角是多么牛逼强行插进来一段主角吊打路人的剧情。


除此之外,框框虽然女性角色写得非常糟糕,但是在龙族之前男性角色一向塑造得非常好。我很难用几句话形容吕归尘,吕归尘就是吕归尘的样子,我一直想吐槽的就是不是说设定一个角色的时候写他好的一面再写坏的一面,或者是给路人个背景故事就是人物有血有肉了,人这个系统极其复杂,你越熟悉一个人就越难以描述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框框书里的角色都很复杂,都各有各的立场,难以用几句话概括,就连没有正面出场过的男性角色也有各自的性格。


不吹不黑,缥缈录在我目前看过的奇幻小说里排到前五位,甚至加上一些非奇幻类的其他小说也可以排到前十,以至于我后来看龙族的时候一度怀疑这个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框框,剧情BUG如山,设定前言不搭后语,人物平面化严重……我真的不知道为啥那么多龙蛋黑九州,讲道理,这是框框的巅峰作啊!
缥缈录的成功在于九州的成功,九州的成功在于多人参与设定,失败也在于多人参与设定,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应该说啥。

评论

热度(9)

  1. 极寒圈冻死骨你是我心上的惨白月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