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寒圈冻死骨

我有一瓢酒,醉死极寒圈。

关于《浪漫》还有几句话

mingliuju:

看到有说AO3的链接不能看,试个微博的不知道行不行。


http://photo.weibo.com/3262608340/wbphotos/large/mid/4097832480766166/pid/c27773d4gy1feqmo2zarij20c868kn2x




从2015年11月-2017年4月,其实才3万9千多字,其中起码还有1万字左右的原著描写,但是竟然写了这么久。当然,竟然也还是写完了。


谢谢所有把这篇文读完的人。谢谢所有给我留言点赞的人。特别特别谢谢几位跟了这篇文有一年多的人。


任何一篇文写出来说,不在乎有没有人看,反正对于我,是不大可能的。


写文固然有自己的初衷,但既然写出来了,总归还是希望有人看。


 


写这篇文的初衷,是当时看剧本小说的时候,特别喜欢明楼问明诚去看李秘书为什么送玫瑰花,明诚回答:浪漫。


该怎么形容这个“浪漫”呢?


如果是明台来说“浪漫”,大概是理所应当的事。如果是明楼来说“浪漫”大概是个很苏的事。


唯有明诚来说“浪漫”,结合他的身份身世,那就是一个长长的故事了。


不是谁都会在无意的状况下,调笑着说因为浪漫啊。


我喜欢那些细枝末节中展现出的人性。


 


这篇文写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不会太长,时间线就到阿诚中枪的那个夜晚为止。所以现在,很愉快的打上了(完)。


但是这个(完),确实经历了太长的时间。很多次我自己也以为没有机会打上这个(完)了。


这篇文开得太草率。切入点、情节都没有很好的考虑就动笔了,导致前几章用了很多原文。后来为了尽量避免用原文,把描述重点放在了原著情节留白处,但是这样又导致整篇文情节不完整,像个同人片段。


总之,这是一篇从结构上来说很尴尬的文,所以很多次想要弃掉。


然而我还是很想写那个夜晚。


那个电视剧中没有、原著没有、剧本小说中也没有的夜晚。


我还是很想写明楼开枪前后的心情。


电视剧中的明楼干净利落的开枪固然很帅,但那不完全是“楼诚”。


 


楼诚。


 


“楼诚”的出现,必须感谢编剧、感谢导演、感谢演员。


但“楼诚”毕竟不是编剧、也不是导演和演员的创作初衷。所以电视剧中阿诚所表现的性格,在很多时候都显得不合理,也导致剧情前后逻辑出现矛盾。


只是从呈现的结果倒推明诚性格的形成原因,在我看来反而成了“楼诚”最为动人的地方。


“楼诚”在2015年的夏天悄然出现,时光流转,编剧导演有新作品,演员有新角色。只有“楼诚”始终还是“楼诚”。


他们离开所有的创作者,而独立存在于战时的上海。


那个夜晚还是静静的躺在那。


所以我才能在时隔一年多后,仍然按照原来的想法把它填完。


尽管我已不再是前年夏天初见时的那种热切和激动,但“楼诚”并没有改变。


 


谢谢还在看楼诚的诸位。


谢谢把这个坑填完的自己。


谢谢楼诚。


 ——————————————————————————


 附最初的最后一章大纲,时间太久了,完全忘记自己竟然还写过这么一个大纲……今天无意翻出来,有点遗憾没早点找出来按照这个写……


 


20章


表白。


明诚半夜疼醒。明楼坐在床边守着他。


两个人互相交流了这些年的误会和爱意。最终明楼表白。告诉明诚,你已经没有再选择的机会。


明诚说,你也忒不浪漫了。


(完)

评论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