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寒圈冻死骨

我有一瓢酒,醉死极寒圈。

求太太们推一点完结文呀

刚刚入坑不久,今天刷tag感觉好多粮呀,有太太能推荐一点tag下的完结文吗,万分感谢!!!为双龙组疯狂打call!

【翔周】红日(上)

太太你太棒了,大哭。小幸运真的是看他们从男孩长大再到成熟。他们太好了,暴风哭泣。

游千:

就那个修文修出来的小幸运番外!


我能写完下吗,能写完吗,能吗,我不知道!!!


bgm红日


  


孙翔挽着袖子坐在矮凳子上敲核桃,他敲核桃动作太利落了,直白了说就是用力大,搁料理台上作业总担心一不留神把理石板敲碎了或者把拉丝钢板敲出凹陷,所以总是直接扔地板上砸,手机扔在脚边放着歌,孙翔可以一边哼哼一边跟着节奏拍核桃,远远看过去,很大的一只坐着特别矮的凳子,腿蜷着难受,只好直愣愣伸出去,能直接蹬到墙根,画面透出一股子委委屈屈的反差萌。


周泽楷的朋友圈里装满了这种画风的孙翔,其实周泽楷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以前的朋友圈啥都没有一片空白,想他也不像个会分神经营朋友圈的人,但工作后两个月,周泽楷突然爱好上了在朋友圈里刷孙翔的照片,别人只当周泽楷性情变了,只有那么几个亲近的知道真相,无非是周泽楷身边一些想约他的人实在太烦,周泽楷烦得慌,又不好直接驳人家面子,只好用这种方式表示一下自己已经有主了。


孙翔知道后特别配合,大义凛然对着周泽楷的手机镜头一挥手:“来,拍,随便拍!秀不死他们算我输!”最后也不知道周泽楷的同事们死没死,反正方锐唐昊他们是被硬生生练成了刀枪不入铜墙铁壁。


孙翔敲了快半袋子核桃的时候周泽楷过来厨房转了一圈,手里拿着小饼干准备投喂孙翔。孙翔听见他脚步声了,周泽楷刚走到门口,孙翔就很自觉地转头摆了个带感的pose等周泽楷拍自己。


周泽楷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眼睛都笑弯了:“今天放过他们。”


“哦。”孙翔低头继续敲核桃。


周泽楷蹲到他旁边,把小饼干塞到他嘴里。孙翔垂着眼睛,叼了饼干还不罢休,还想咬周泽楷的手指,周泽楷看他那姿势就知道他的意图,手飞快一抽,孙翔不满地啃到了一团空气。


孙翔“啧”了一声,放下东西就要去收拾周泽楷,手刚伸了一半,脚边的手机突然开始震。


孙翔低头瞅瞅,屏幕上正疯狂地刷新着微信的推送条。


孙翔拿起手机凑近了看看,是唐昊发来的消息,五六条全是“卧槽”,而且还有新的“卧槽”不断进来,手机一声接一声震得停不下来。


孙翔心说唐昊这是受什么刺激了,手机是被猫主子踩了还是怎么。


孙翔根本没多想,滑开推送时完全没搞心理建设,这导致他在看清唐昊那一串“卧槽”后面跟着的那张照片时,惊得直接从矮凳子上跳了起来。


“卧槽!!!!”孙翔骂了一句。


他起得太急,身高又高,一头撞上了碗柜拉开的柜门尖角,当即捂着头顶哼哼唧唧弯下腰。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周泽楷来不及反应,后知后觉伸手扶了孙翔一下,担心地问:“怎么了?”


孙翔满眼震惊,他用力揉着头,低头看了看蹲在自己脚边的周泽楷,难以置信道:“江珊,结婚了。”


 


毕业后的前两年大家还是能在假期里聚一聚的,但时间再长,关系就慢慢远了,各自有各自的安排,天南海北天涯四方,你有空了我没空,人多的大聚会太难组织,所以很多关系不那么密切的老同学就此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孙翔和江珊也差不多是那个时候没有联系的,但电话存着,好友加着,要想打招呼也很容易,不过生活环境不一样了,共同话题太难找,而且男女生之间本就多一层墙,谁会想要闲着没事就去打扰别人生活呢。


算一算,没见面没联系已经五六年了。


唐昊发的图是江珊早晨发在朋友圈里的照片,是在民政局里拍的,手里端着结婚证,身边的男人挺高挺帅,笑起来时眼中带着八分宠溺。


孙翔震惊过后赶紧跑进朋友圈里给江珊的那张照片点了个赞。


唐昊那边还在刷孙翔的屏。


唐昊:吓死我了,我刚刚突然看到,差点把手机摔了


唐昊:我跟她不熟,之前完全没听到过消息


唐昊:她跟你提过吗?


孙翔给唐昊发语音:“我们也很久没联系了好吗!冷不丁的,他妈吓我一跳。”


 


江珊这事成了孙翔和唐昊他们周末小聚的绝佳理由。


孙翔和唐昊他们虽然是都在一个城市,但家离得远了,工作日都忙,周末又怠惰,躺在沙发上玩玩游戏就过去了。远离了学生时代的闲散,要是不找个理由,还真是想不起来凑到一起聚一聚。这一年里,他们几个聚会的次数孙翔一只手就能数过来:一次是孙翔抽中了涮羊肉八人餐团购券,他跟周泽楷俩人去吃肯定是浪费,所以把唐昊他们也叫上了;还有一次是邹远从国外回来了,一下飞机就拖了个讨论组主动联系了他们几个出来吃饭;还有两三次孙翔也记不清具体理由了,大概是公司又发多了电影票或者购物卡,反正东西一多出来,就想起兄弟们了。


这次约饭恰好赶上周泽楷出差,孙翔难得孤身一人跑去见唐昊他们。


刘小别揶揄:“我现在可是刀枪不入随便你们秀,狗眼都被闪变异了,本来想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修炼成果的,你们怎么不给我这个机会啊。”


孙翔嗤笑一声,毫不客气白了刘小别一眼。


他们约在高中附近,因为当时上学把附近地方全玩遍了,摸透了这地界的套路,都知道哪里有吃的有玩的。老同学约出来,必定还是首选大家都熟悉的地方,会感觉亲切。这家店他们来的次数太多,孙翔都能背下他们每次必点的菜名,菜单都不用翻。


唐昊把四个杯子推到一起倒酒:“周泽楷不在诶,没人替你喝酒了。”


孙翔顿了顿,别扭道:“干嘛啊,想灌我啊。”


“机不可失啊。”邹远把最满的一杯放到孙翔面前。


“啤酒翔哥我还能喝醉?笑话。”孙翔没挣扎,低头喝掉一口啤酒沫沫。


刘小别跟他分享八卦:“江珊跟她男朋友认识了好像才半年,这就结婚了。”


“这么草率?”孙翔惊讶。


刘小别:“还好吧,那些在一起时间长的才不容易结婚。”


孙翔想都没想就反驳:“谁说的,我就……”突然卡了壳。


刘小别笑他:“对对对,要是你和周泽楷真的能结婚,那肯定早去领证了。”


孙翔翻了个白眼闷闷喝酒。


他完全没有想过结婚的事好吗,他觉得这事儿离自己特别遥远,虽然是长大了,但自己跟结婚完全没有关系。最主要的是,他和周泽楷根本不可能法律意义上的结婚,这个仪式感强烈的行为根本就不在孙翔的未来规划里,而且不光内部无动力,外界也没压力,他们早就把家长摆平了,逢年过节连个催的人都没,孙翔就更意识不到了,所以江珊结婚这消息才能带给他这么大的震惊。


孙翔终于真切感觉到自己以及自己身边的一切都是被硬推着向前走的,很多人到了什么样的年龄就要做什么样的事。他们也确确实实进入可以成家的年龄段,顶多再过三五年,他们再搞聚会,一个四人桌可能就要装不下了,说不定都要单开包间,一群人里只有孙翔格格不入,十年前什么样子,十年后还是什么样子,十年前身边站着的是谁,十年后就还是谁。


邹远看他半天不说话,以为他在意这事,赶紧跟他碰碰杯子安慰他:“别想太多啊?你和周泽楷根本不需要婚姻巩固,那都是形式。”


“我知道啊。”孙翔挑眉。他装作不在意,但心里肯定是有些在意的。


有些东西没人提到的时候,从来不会向往也不会想要,但当有一天突然被旁人点醒,那种突如其来的渴望是不讲道理的。他当然知道自己和周泽楷是会永远在一起,感情坚固不需要任何证明,就算世界上没人认识他们,没人为他们的过去现在未来做见证,他们也是不介意的,也仍旧是会相互喜欢的。


孙翔丝毫不怀疑这些,但大脑被刺激到,总要幻想出一些具象的、现实中无法实现的画面才肯罢休,以前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的九块钱民政局小红本在这个瞬间突然就成了孙翔心里最重最沉的向往。


孙翔撇撇嘴,闷着喝酒不吭声了。


孙翔一多想点什么,就容易沉默,特别容易被看透。剩下三个人相互瞅瞅,无从下手。


唐昊犹豫道:“不是有句话吗,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刘小别嘴快:“然后没有婚姻的爱情埋都没地儿埋是吗。”


唐昊:“他妈的就你话多!”


 


幸好孙翔不是个爱钻牛角尖的人,沮丧了没两分钟,两杯酒下去,话题打开之后,立刻沉迷于抖搂唐昊早年的糗事无法自拔。等他们聊完了闹完了已经很晚了,结账出门又一起在门口抽了一会烟,然后就挥挥手各回各家了。


孙翔到家时家里的灯是亮着的,周泽楷躺在沙发上睡觉,但睡得很浅,听到开门动静就醒过来了。孙翔没想到周泽楷已经回来了,傻站在门口没动弹。


孙翔一看就是喝多了,周泽楷跑过来架着他胳膊把人直接扶进卧室里,想转身出去给他倒水,却被一把拽住手腕。


周泽楷叹了一小口气,也不挣扎,顺着孙翔的意思坐到床边。


反正孙翔一喝醉了就不讲道理,跟他逆着来是没意义的,不如事事都顺着他来得省事。


孙翔揪着周泽楷的衣摆,突然说:“我想结婚。”声音有点委屈。


周泽楷被他的语出惊人吓了一跳,后背登时一层汗,跟着上来的是难以理解的愤怒。


他紧盯着孙翔的眼睛看了好一会,才突然明白孙翔的意思。


“……”周泽楷赶紧摸摸心口。


真他妈的是要被孙翔吓死。还以为是江珊的事把孙翔刺激到了,把他埋没了十多年的直男魂又唤醒了呢,要不是看孙翔的表情和眼神都没有破绽,周泽楷就真的以为孙翔是酒后真言,差点把持不住就要一拳头抡孙翔脸上了。


周泽楷用力揉了揉眼睛,好不容易平静下去。


孙翔看他没反应,硬撑着坐起来,一把抱住他,歪头枕着他的肩膀,模模糊糊地说:“我真的想结婚。”


周泽楷只能生涩地安慰:“结婚有什么好的。”


孙翔说:“不知道。”


周泽楷:“……”


孙翔想了想:“我知道了。”


周泽楷等他下文。


孙翔认真地说:“你最好。”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周泽楷想抽他两巴掌,但孙翔没给周泽楷这个机会,手一松往后一躺,翻到床另一边去趴着不动了。孙翔哼哼了一会,周泽楷根据他哼出来的声调判断他是想说“我渴”,于是出去给他倒了杯水回来放到桌子上,然后抱着枕头去隔壁卧室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醒来孙翔果然不记得昨晚的事儿了,孙翔起得早,等周泽楷揉着眼睛往洗手间走的时候,孙翔已经湿漉漉地洗漱完毕从洗手间里出来, 见周泽楷过来了,他转身又跟在周泽楷身后钻回了洗手间。


“你昨晚怎么去另一个屋睡了?”


“……”周泽楷低头挤牙膏刷牙,腾不出嘴回答孙翔。


周泽楷不说话,孙翔站在他身后,叉着腰胡乱猜:“我抢你被子了?半夜踢你了?还是硬拉着你聊天了?”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孙翔理解不能,想继续问,周泽楷伸手打断他,弯腰吐牙膏沫又漱漱口,解释说:“你会抢我的被子,我会抢回来,然后你会感冒。”


“……”孙翔眨眨眼睛没再吭声。


周泽楷又弯腰洗脸,他没穿上衣,光裸的后背弓出个弧线,孙翔伸手摸了摸,从后背中间顺着脊椎往下摸到腰窝,扯了扯周泽楷的裤子。周泽楷毫无反应,专心洗脸,水龙头开着,水声哗啦啦直响。


孙翔盯着周泽楷的腰吐了吐舌头,又鼓着脸无声哼了一段歌,跟着节奏一边点头一边晃,这么自己跟自己嗨了一会儿,然后两手扶住周泽楷腰的两侧把人固定住。孙翔挪了两步贴上去,不轻不重撞了一下,撞得周泽楷往前蹭了蹭。


周泽楷额头差点怼到水龙头上,没忍住噗的笑出了声。


孙翔这么干撞了他好几下,见他也不反击,觉得没意思,自顾自玩够了猥琐小游戏,转身准备出去找吃的了。


周泽楷的手赶紧往身后一伸揪住了孙翔的衣摆。


“干嘛啊,洗脸还要我陪啊。”孙翔只能把头转回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周泽楷推着肩膀给按到洗手间的门上,接着是一个湿漉漉的清新的吻。


孙翔立刻抓住周泽楷两个手的手腕好像是怕他跑了,然后一边亲他一边把他往客厅沙发那边推,周泽楷倒着走了几步,仰头强制取消这个吻,解释说:“我只是想亲一下。”


“那我申请再亲一下。”


孙翔的动作根本没有半点迟疑,他把周泽楷挤到沙发缝里,用膝盖把周泽楷的腿顶开。沙发上空间太小,两人憋屈地亲亲摸摸了一会,兴致刚刚起来,孙翔搂着周泽楷的腰想把他往外拽一拽,没想到一个用力过大,两人直接抱着滚了一圈滚到地板上,还是周泽楷在底下,被孙翔压得差点吐血。


气氛顿时没了,孙翔赶紧撑起身子爬起来,一只手捂着脸,坐在周泽楷的腰上笑了好半天。


“算了,不搞了。”孙翔笑够了,站起身把周泽楷也拉起来。


周泽楷还裸着上半身,转身回卧室去找衣服和裤子,孙翔准备去厨房搞吃的,又想起什么,转头对卧室那边喊:“我下午要去加个班!”


周泽楷正利落地往身上套T恤,听到孙翔这么一句,动作顿了顿,他慢慢把衣服领子往下扯,探出头,再把衣摆拽下去。


“哦。”两分钟后周泽楷收拾好了也钻进厨房里,才回了孙翔这么一个字。


孙翔正哼着歌煎蛋,听声回头看看周泽楷:“怎么了你,下午有事?”


周泽楷立刻无辜地摇头。


孙翔把头转回去,没在意:“明天也放假啊,你要有想去的地方我们明天出去……哦,还是说你想看什么剧?是不是只有今天有票啊。”


孙翔现在总是对周泽楷很细小的情绪把握得很精确,周泽楷随便“嗯”一下,孙翔都能根据这么一个字的音调猜出周泽楷的情绪,真的猜得很准。现在周泽楷要是一直说“没事”,孙翔反而会越来越好奇,所以周泽楷干脆回他:“就是想出去转一下,下周吧。”


果然孙翔没再多问,哼着歌继续做菜。


 


孙翔吃完中午饭就出门了,周泽楷睡午觉的时候有快递来按门禁,按了好半天才把周泽楷从床上按起来,周泽楷随便套了个衣服去开门,门外快递小哥一边撕单子一边问:“是孙翔吗?”


周泽楷迷糊着点点头,伸了一只手等着快递单和笔准备签字,他还想着等会回去继续睡。


没想到快递小哥把单子递给他之后又说了一句:“快递费18块。”


“……”周泽楷眨眨眼睛,反应了两秒。


哦,合着还是个到付?


周泽楷小小叹了口气,揉揉眼睛转身去沙发上翻钱包,只翻出来一张五块纸币和三个一元硬币,周泽楷皱眉又翻了一遍,确定没有别的现金,周泽楷赶紧回头对等在门口的小哥说:“稍等。”


小哥换了个姿势站着,没吭声。


周泽楷跑进卧室里找孙翔的外套,找了半天没找到,应该是被孙翔穿出去了,周泽楷又去找自己的,只掏出来几张购物单子,一毛钱都没有。周泽楷把衣服随便扔到床上,挠着头站在卧室中央,转着眼睛看了一大圈,实在想不出还有哪里可能会放着这种十块二十块的零钱现金。


周泽楷只好又回到客厅去拿手机,问:“能线上支付吗?”


“可以的。”小哥看出他没现金了,赶忙回了一句。


周泽楷放了心,摁着手机往门口走,走到一半又停下了,事儿全赶在一起的时候那真的是什么脾气都没有,他的手机没电关机很久了。


“……”周泽楷尴尬地摸摸脖子,抬头对着快递小哥笑了笑,把黑屏的手机举给他看。


“……”快递小哥结结实实翻了个白眼。


周泽楷真是要急死了,心里还怼了孙翔一句“闲着没事为什么非要快递费到付”,他打量客厅一圈,突然注意到玄关柜子顶上的放着的小盒子,周泽楷两步走过去拿起它晃了晃,听到了喀拉喀拉的硬币声音。


小哥扯着脖子赶紧说:“哎,这不是有零钱了。”


周泽楷没说话,打开盒子看了一下,里面全是一块钱硬币,粗略估算大概二十几个。


周泽楷拿着它挣扎了几秒,最后还是把盒子扣上:“抱歉,我给手机充个电,五分钟。”


快递小哥很不解了,从没见过这么磨叽的:“那个硬币不够?”


“够。但是不能用。”周泽楷简单解释,他知道快递员没明白自己的意思,他也没打算再继续多说什么,转身直接去翻手机充电器。


可怜快递小哥只好闷闷地说:“那我先去送别的件,半个小时之后我再过来吧。”


周泽楷又回他一句“抱歉”。


周泽楷把门关上,手机插上电,拿着那个硬币盒子坐到沙发里。


他把所有硬币全都倒到桌面上,一个一个排开数了数,一共二十八个,就是他一年一个送给孙翔的那些,周泽楷撑着膝盖看了它们一会,突然心情很好,他把它们按年份排出顺序,想着自己要是从里边抽出十个拿去付快递费,孙翔发现了一定能气得拆了房子顶。


周泽楷跟一堆硬币玩了半天,玩够了又全都收回盒子里,身子一歪躺到沙发上。刚刚找现金那么一闹腾,他也睡不着了,打了两个哈欠就开始枕着胳膊发呆。


从晚饭吃什么想到最近上了什么新电影,想到下个月的公假有几天是不是可以去哪里玩一玩,又想到下周一例会应该说点什么。然后推测了一下孙翔的快递包裹里到底装了什么,他很快得到答案,应该是书,因为孙翔年底有考试,前两天刚报了名。


周泽楷没有目标瞎想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最后想到昨晚上孙翔喝多了,抱着自己说:我想结婚。




tbc


我一定能把下搞出来!!!在交印刷文件之前!!!!(仿佛立了flag

【周叶】小团圆(下,33)

小乐清水子: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89210&tid=3242968#Content




周泽楷关上卧室的灯,屋子里一片日头将出时的灰白,惨淡,却充满了希望,一种即将喷薄的力量,隐约在天边浮现滚动,接着一道火红的线,烧融了隔膜,光从切口涌出来,铺散开。


这种普照的感觉,仿佛时光从两人中间的隧道穿了过去,从彼时来到此时。


周泽楷躺下,把盖在叶修身上的被子从腰部拉到肩头。


叶修在被子里翻了个身,脊背对着周泽楷,他闭着眼,却没有睡着,都这个点了,再加上身体还没从过度的亢奋中缓过来,一时很难入睡。


周泽楷一条胳膊横搭在叶修腰上,叶修拍拍他的手背,“睡吧。”


整晚,他们的交流都不多,仿佛只要温习、探索彼此的身体就可以了,而身体散发出来的相吸的渴望的信号也足够说明一切,比语言还能。但到这种时候,还是需要一句话,像是做完了所有工序,末尾需要一个提纲挈领的结论。


周泽楷想说,我们从新开始吧,话到嘴边,成了问叶修,你怎么想?


叶修倦倦地说,睡都睡完了,你现在问我这个?好像他需要周泽楷负责似的。


周泽楷的手伸到他下面去了。叶修现在要是有力气,一定跳起来让周泽楷知道痛不欲生几个字怎么写。但周泽楷也没干啥,只是吓吓叶修。


天又遥遥的亮了一块,叶修的话也像是从那遥远的距离传来的。


“我想……这样安顿下来也不错。”


其实在他没有出声的这点时间里,他也想到了不少事情,像倒带一样,由近及远地播放。他想起周泽楷回上海没两天,苏沐橙来找他,有点看后续发展的意思,聊着聊着,苏沐橙来了这么一句话,说人家都是调教出个好男人给后来人享用,你是调教了个刺头出来,绕一大圈,最后还得回来扎你。他当时嘴上说着“这也关我的事?”,心里却不是一点慨叹都没有的,人生在一个节点,做了不同的选择,以后完全就是不同的路了,感情亦然。


他还记得第一晚跟周泽楷睡,那时周泽楷只有十八岁,那时他多放心,放心周泽楷,也放心自己,十几年就这么过来了。翻到现在再看,什么都是注定的,注定了他们要做冤家。债还不完,谁也走不脱。感情的事如果都当债来看,多纠缠一天,永远都有新的,永远都还不完。


比方说第二天中午,两人睡醒,回俱乐部上班,叶修走到哪都尽量站着,去训练室视察站着,开会也站着,周泽楷坐得倒很稳当,这不是周泽楷欠他的债,又是什么?

老相册:

如果你好奇国外建筑物的穹顶是如何画画的,这个照片给你一点提示:照片是画家Edwin Blashfield为国会图书馆阅览室绘画的工作照

1898年,华盛顿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太叔T:

既然A了就不参赛了,这个人设想了很久删删减减改成了这个样子

取自的妖怪叫做 入内雀

当做自己女儿的一个私设hh

别入戏太深

O红烧肉肉肉O:

翻涿鹿看见那句everyone has a monky in his heart,一把好刀


没有人写信给长织:



九州。九州好像一场遥远的梦,做了许多年,终于可以醒了。




当时年纪小,虽然赶上了那场盛大的撕逼会,却不懂他们为什么闹崩,也不明白为什么九州的故事就此落幕,直到后来长大了些,对曾经的事情慢慢有了头绪,可是现在说难过自己也嫌矫情,反射弧平白比别人长了那么多……真是惆怅无比。




我对鬼畜cp五黑框有过幻想。




比如说,等两人都变成老头子了,仍然对往事念念不忘,待别人一派气定神闲,说起彼此立刻咬牙切齿风度全无,见了面拾起拐杖恨不得把对方揍成球,哪怕已经骂不出新词也要多吐两口口水,浑然不顾这幅面孔落在小辈眼里有多可憎可笑。




对,我真的这么想过,就算只能以打孩子的方式来维持感情也无所谓,反正逢年过节打孩子,世界末日打孩子,吃饱了撑的闲来无事也打孩子……已经是常态,就这么一直维持下去吧。大家都知道爱的反面是什么,所以如果他们这样互相憎恨到老到死,也算是不错的结局。




现在想想,觉得自己真他妈可笑。




曾雨和杨治,最早在金庸客栈相识,素未谋面却互相吹捧三年,相信世上唯此人懂我,终于下定决心面基。




今何在对他说:“来创造我们的世界吧!”于是江南放弃学业,急匆匆地从美国赶回来。




江南说Everyone has a monkey in his heart,他拜托友人好好照顾那只猴子,说“饿瘦了我就跟你们没完。”




今何在写花痴帮,写江南有个朋友,至死也没有背叛他,写羽族,一向傲气十足的年轻人,也会讲出“我愿意给江南写同人”这种话。




现在嘛……现在网络作家富豪榜状元总是西装革履到处灌鸡汤,一点不在乎有人翻出旧账黑他,偶尔谈及少年轻狂许时过的豪言壮语,也只有轻描淡写一句“和某个作家朋友意见不合,闹的不太愉快。”




我猜今何在发表那个声明时应该神情冷淡,说他也想赚钱,但是不想按江南的方式赚。直到现在谈起也仍然咬牙切齿,偶尔讲起当年种种,甚至不肯再提名字,只写作□□背信弃义,认钱不认人,对他再好都捂不热那颗心。




江南脾气倔,下笔的力度像挥刀,他说与我相关的不是只有九州,我在乎的也不只有今何在!




今何在的自尊瞬间被戳爆,猴子炸毛了,张牙舞爪逮谁咬谁,最后扬言九州给你们老子不管了。




直到很久以后补刀帝张旺被采访时,曾无意间感叹“以前江南跟今何在经常住在一起,刚二十几岁的年轻人,都想做一番大事业,又惺惺相惜……”




《龙族》,江南让路明非给楚子航推荐上海堡垒,无解的结局,可这混账玩意当年把大角都给写死了,愣是给了猴子唯一一个好结局。




“你见过猴子没有?他长的可清秀了,今年才十八岁”
“你真的恨我啊…我早该明白。”




07年3月14日,因为与江南的经营方针存在无法调合的分歧,今何在发表告别宣言,正式离开了九州。




09年1月8日,江南说他不会抛弃九州,那是他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意义之一。




可是九州志不是九州幻想,那些污浊的泥坑也成不了大海。




旷日持久的撕逼里不管是二框还是三框都很难看…两人变成了尖酸刻薄字字珠玑的键盘侠,杀红眼的时候谁会想起曾经隔着一个大洋的彻夜长谈?狗屁朋友万岁理想万岁,在那一瞬间都不过是用来捅死对方的凶器。




有时候也会想,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初不曾相识。可是你能想象吗?江南不认识今何在?这他妈简直就像X教授不认识万磁王邓布利多不认识格林德沃一样不可理喻!




所以,是的,谁都知道人生就是一场错过,可是就算结局注定,我也不想错过那个开头。




不说谁对谁错,他们身处是非场,大概都该负一份责任,况且我只是局外人,也弄不懂那么多。至少最初的纵情高歌都是真的吧,只不过后来物是人非……仅此而已。




毕竟少年的书生意气已经挥发殆尽,当年举杯痛饮的老友们也都四散天涯,更有甚者,拿起刀剑冲彼此咆哮要厮杀个酣畅淋漓……真不如就此江湖不见,也省的如今相看两厌,顺带还糊了曾为他们欢呼的无辜群众满脸鸡血。




大概这就是理想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的末路……哪怕曾有缘在一个屋檐下躲过雨,天晴后终究成不了同路人。结果沸腾的热血成了凝固的泥浆,这个多少人一起做的梦最终却是由当年最热爱它的两人亲手掐死的。真他妈操蛋啊,更操蛋的是偏偏还有一群傻逼,围着理想悲惨的尸体蹦蹦跳跳,为那些当事人都已经不大在乎的喜怒哀乐大呼小叫。




铁甲依然在?…在个蛋!!!铁甲他妈的早就冷了!锈成渣了!为什么还有这种看不清现实的白痴…拜托你们成熟一点行不行?!没可能的,回不去了,巴别塔倒了,醒醒吧。




……我那时候是真喜欢他们。江南,今何在,大角,唐缺,沧海……特别是框框和猴子,江南今何在,本来以为这两个名字一同出现属于天经地义,没想到当时欢欢喜喜吃下的糖,没过几年全烂在肚子里成了最狠的毒。九州故土分崩离析,一起做梦的战友纷纷醒来,他们有的去做了成功商人,有的退出圈子再不动笔,还有人固守原地一步不离…………那时爱的多热烈,现在恨的就有多汹涌,情绪一上头只想把对方撕成碎片,把一切都搞的灰飞烟灭好去给那些旧时光陪葬。




大角说,大家朋友一场,好聚好散。




可惜世上最难做到的,刚好就是这四个字。




好聚好散,好啊,没那么多爱恨情仇的纠葛,多少年后闲了还可以一起出去喝点酒,谈谈当年老夫也是神一般的少年……




都是空话。
看看现在还有几人记得今何在这个名字吧。




可是写故事的人反倒高明,把什么都看透了,未来要经历的事也全写进书里。后来那场仗打的尸横遍野惨烈至极,大家挥挥手作别以为时间能抹平一切,可是不经意翻出那些旧书一看,白纸黑字,都是证据。




有些东西大概就是冥冥中自有定数,只不过我们都没那慧根,没能参透,不知道若他们再看自己曾经写过的字字句句,该如何感叹命运无常。




江南曾听雨,杨枝今何在……昔日江南今何在,纵得高下又如何?




遗憾吗?后悔吗?难道他们之间,最后真的只剩一句“你赢了”?




那欠了那么多年的“对不起”,到底谁该对谁说?




——“对于喜欢的东西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想用一生去换它。”




——“这是天空里的第一滴水,我们希望它能变成海洋。”




滴水未成大海,旧知己也反目成仇。是爱是痴是癫狂,谁能料到这才是结局。




只是怎能忘了西游,怎能忘了九州……怎能忘了你们。




……真他妈了个逼,马勒戈壁,那么多年就他妈像个傻逼一样对这些破事牵肠挂肚,真他妈的可笑…我也不懂我到底在磨磨唧唧说些什么,矫情个蛋,总之不管了,我出坑,以后你们爱谁谁都特么滚球!




大概从此以后都不会再讲这些故事,不再提这些早该忘记的名字,说是青春回忆也好别的什么也好,那些男人们都长大了,就此打住吧。




大半夜发神经,纪念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喜欢过的RPS,尽管我喜欢他们那会时连RPS是什么意思都不懂。只愿天下有情人,千万别成五黑框,三观不同谈个屁恋爱,要是理念有分歧,朋友也没得做。




所以最后,江南也好,今何在也好,九州也好,梦想也好,这些都当做青春祭,当我从未弃你而去。




不管是他们彼此还是我




爱过。




“就这样么?”“就这样吧。”


【周叶】小团圆(下,32)

暴风哭泣!!!

小乐清水子:

周泽楷在感情方面从来都不是一张白纸,但叶修因为他在身上涂涂抹抹的最多,总有种他所有的感情阅历都是叶修给予的错觉。


叶修对他而言,既是轰然而至,又是细水长流。


他在感情上只是个普通的男人,自私地想把爱的人揣进口袋里,让对方完全属于自己。而叶修身上有一部分捉摸不定的东西,仿佛光印在墙壁上的影子,光不灭,那影子就会一直存在。谁也无法把一道影子收束进口袋里。正是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曾经折磨过他,给他带来深深的无力感,过去的他不能妥善地平衡,最终两人彻底分道扬镳。


后来他结婚了,退役了,又离婚了,短短几年经历了不少人一生都未必能经历的变故,他不是白经历这些的,人总会有自己也拂不到的角落,要经历许多许多事后,蓦然回首,才能有所领悟。


这时叶修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恰如其分的表现也很好地说明了,过去的永远过去了,他不会再被扰乱了,可总有意想不到的变数,把他推往那个方向,好像要替他验证什么似的。一步一步地,他和叶修有了更深层的牵扯,更紧密的联系,他没有对自己提出警告,也不给自己制定目标,只是以更加成熟顺和的心态看待与叶修的交往,有合适的生意一起做,就一起做,做朋友也好,做什么也好,没负担,不计较感情上你进我退的得失。当有机会更进一步,他也感受到叶修的意愿,便自自然然地跨出这一步。


时间不停,人也不停,变的变,走的走,留的留,该谁的还是谁的,所有的挣扎最后都仿佛只是一场徒劳,却又是不得不经历的徒劳。周泽楷后来也会想,或许再来一遍,以他们当时的性格,像装在一只窄口瓶里的两块有棱角的石头,砥砺,摩擦,还是妥不了一场两败俱伤的搏斗。都要经历这么一遭,才能落定。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89210&tid=3242548#Content

碳牙子:

@半堆糖 太太的g图!岁月神偷巨好看,巨好看,巨好看。

饿着肚子求推荐古风韩叶文呀

超级想看韩叶的古风文啊,跪求推荐。自从倾城之后就没看过古风的了,重新回顾一遍简直上瘾。呜呜呜,我好想看古风韩叶啊。占tag致歉

一个框框黑粉的自我修养

睡不到男神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注意是黑粉,所以这波我要吹一下框框,只是站在一个读者角度上说一下,纯黑请绕道。


作为一个看文比起人物更注重剧情的人,很长一段时间我是框框的纯粉。
可以说框框在龙族之前的所有文里,即使人设再清奇,剧情都无可厚非。
依然是以缥缈录来举例。我个人认为框框目前为止的写作中有两个巅峰,缥缈录是剧情的巅峰,此间的少年是人设的巅峰。
缥缈录以九州世界胤朝为背景,九州是一个极其宏大的世界,设定脱胎于中国古代但与传统意义上的古代中国有根本上的不同。按理来说如果想读懂这本小说就要先清楚背景,然而在我第一次读缥缈录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还有九州这个设定,但是从头到尾,我的阅读没有遇到读不懂的障碍。
缥缈录的优势就在于它有完善的世界观和剧情走向,它以剧情贴合世界观,以人物贴合剧情。


先说以剧情贴合世界观,拿姬野来举例。他小时候举家离开天启搬到南淮,暗示了胤朝世家内部之争、世家与世家之争、世家与皇权之争,随后遇到老鸟和羽然,引出了羽族和天驱的设定,暗示了羽族内部之争,插了一段息叔和老鸟的剧情,又表现出天驱内部意见的分歧和统一,之后邂逅男二吕归尘,吕归尘表现华族和蛮族间的PY交易,蛮族部落之争和青阳部内部争斗,然后就是息叔和苏阿姨的剧情,其实暗示了天驱内部的分歧已经长期存在。
仅仅是第二部一本书,就已经藏了很多设定和伏笔,这些设定和伏笔并非以第三人视角交代清楚的,而是随着剧情的展开一点一点浮现出来。这些暗示和伏笔或多或少都在后面的几部书里有所体现,而非用过就忘,保证了剧情的连贯性。而且这些设定在整个胤朝历史中都很连贯,比如缥缈朝这一段,前可以追溯到葵花朝风炎朝所积累下来的弊病,后可以解释野鸡为何能一统天下。
在我看来,这就是所谓用剧情贴合世界观,即时势造英雄。不是因为要写一个乱世枭雄所以设定了一个乱世的背景,而是这个乱世的背景需要英雄的出现。
虽然这些设定里依然有很奇幻的东西比如说封建王朝为什么会有商会这种超越时代的设定……


然后说人物贴合剧情,这次拿苏阿姨来举例。虽然我一直在吐槽苏瞬卿这个人设,但是如果不是这个人设的话,很多剧情都走不下去,剧情需要她是这样,所以她会是这样。
幽长吉是天驱的一个异类。他谋求政治地位以实现他的理想,但这在天驱内部不可接受,各路诸侯也不会容忍一个新兴势力出现,所以他的失败可以说是必然的,为此他遭到了来自天驱和诸侯的追杀。当他带着苍云古齿剑走投无路的时候,他选择了苏瞬卿来保护他的儿子和他的剑。
为什么是苏瞬卿?因为幽长吉需要一个人,一个完全信任他,绝对不会背叛他,不会倾向于任何势力且有自保能力的人,这个人只可能是苏瞬卿。幽长吉不认为自己做的事是错误的,所以他不会把苍云古齿剑交给天驱,也不希望别的人得到这把天驱武库的钥匙。而苏瞬卿一心只爱幽长吉,对天驱没有感情,甚至在天驱和诸侯联手逼死幽长吉之后对天驱恨之入骨,所以她不会把剑给天驱或者是诸侯,同时她是个魅,不会觊觎那把剑,她是保护剑的最好人选。
我之前曾经设想苏瞬卿的人设如果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认同幽长吉的信念才十几年如一日地帮助他会不会更好一点,但是结论是不行。如果苏瞬卿从心里认同幽长吉的理念,那么她遇到理念相似的息衍之后,就不会依然固执地不肯说出剑的下落。直到最后苏瞬卿选择离开南淮,也是因为她自己选择放下幽长吉,她自己战胜了自己,而非被息衍所打动。
所以说,在这个剧情里,苏瞬卿的人设是合理的,就算不喜欢这个人设也不能修改,如果修改了,剧情就没法走下去。剧情需要这样的一个人设,所以才有这个人设。
这样走剧情走得不突兀,过渡温和,让人觉得接下来就应该是这样的,而非很多奇幻小说里出现的为了凸现主角是多么牛逼强行插进来一段主角吊打路人的剧情。


除此之外,框框虽然女性角色写得非常糟糕,但是在龙族之前男性角色一向塑造得非常好。我很难用几句话形容吕归尘,吕归尘就是吕归尘的样子,我一直想吐槽的就是不是说设定一个角色的时候写他好的一面再写坏的一面,或者是给路人个背景故事就是人物有血有肉了,人这个系统极其复杂,你越熟悉一个人就越难以描述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框框书里的角色都很复杂,都各有各的立场,难以用几句话概括,就连没有正面出场过的男性角色也有各自的性格。


不吹不黑,缥缈录在我目前看过的奇幻小说里排到前五位,甚至加上一些非奇幻类的其他小说也可以排到前十,以至于我后来看龙族的时候一度怀疑这个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框框,剧情BUG如山,设定前言不搭后语,人物平面化严重……我真的不知道为啥那么多龙蛋黑九州,讲道理,这是框框的巅峰作啊!
缥缈录的成功在于九州的成功,九州的成功在于多人参与设定,失败也在于多人参与设定,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应该说啥。